您好,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研究 > 政研論文 > 人物風采 >

安徽鳳臺縣有個“世外桃源”

 

鳳臺縣的“世外桃源” 
   
    盡管是隆冬季節,當你走進懸掛著世外桃源匾牌的安徽省鳳臺縣水利局所轄的八一林牧場,但見河中成群的鴨鵝鳧水嬉戲、一望無際的楊樹林中百鳥爭鳴、地里反季節蔬菜生機盎然、大棚里嬌艷的花卉即將供應兩節市場、養殖場里飛翔的肉鴿和圈養的肥豬散養的山羊相映成趣……
    這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景象,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想到這個遠近聞名的生態示范園,7年前還是污水橫流、野草凄凄、有著“北大荒”之稱的荒灘?創造這一奇跡的就是人人說起都會翹拇指贊揚的18名退伍的水利職工。
 
敢磨礪:脫下軍裝的水利人叫板荒灘
    鳳臺縣是昔日的水窩子,淮河岸邊有名的窮地方。自1971年國家開挖人工河茨淮新河后,加上其它治淮工程相繼實施,鳳臺境內的洪水找到了出路,建起的永幸河大型灌區讓鳳臺大地成了魚米之鄉。但茨淮新河南岸有一片近萬畝的荒灘洼地,雜草叢生,水土流失嚴重。1997、98、99三年縣水利局接收了18名退伍軍人。如何安置這批為國防事業作過貢獻的同志,成了時任縣水利局局長楊玉國一塊心病。到管理崗?崗位僧多粥少,何況他們沒有經過專業學習難以勝任。到經營崗?什么樣的體制去經營去分配也難定奪。讓他們整治荒灘再立新功?楊玉國眼睛一亮,馬上派人找來當兵14年的童樹林。
    34歲的童樹林此時的在家也坐立不安,在部隊摸爬滾打表現突出,退伍符合安置條件,卻沒個安置崗位,整天窩在家里,他實在憋得慌。得到水利局長趙他談話,立即穿上心愛的迷彩,步伐鏗鏘地踏進局長辦公室。一聲“報告——”,依然軍味十足。也在大熔爐鍛煉過的楊玉國寬慰地笑了。他和童樹林談到了拓寬安置渠道,讓他們走創業之路的設想。楊玉國深知,這些退伍兵在部隊鍛煉過,思想政治素質沒話說,拼搏勁頭也頑強,吃得了苦、成得了事。不過,他還是想聽聽他們的想法:“局里準備組建茨淮新河林牧場,讓你們來打先鋒怎么樣?”童樹林稍一遲疑,服從為天職的意識讓他非常干脆地答道:“同意!”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組織的安排,堅決服從!”
    縣水利局的同志為18位熱血戰士送一碗壯行酒,放一掛送行鞭炮。楊局長親自帶領他們開赴茨淮大堤。沒有房舍,支起五頂救災帳篷臨時居;沒有液化氣灶,拉練野營鍛煉過的雙手壘起了土灶。
正在溫室苗圃中伺弄綻放著誘人花卉的四分場場長劉坤說:“別看現在八一林牧場景色宜人,但那時的困難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和現在有著天壤之別。”
    劉坤介紹說,茨淮新河流鳳臺段共36公里長,這一萬多畝河灘地,由于管理不力和生態鏈遭到破壞,河段內連年發生旱澇災害,當年他們來到這里時,真可謂滿目荒涼。
    “我當兵12年,做夢也沒想到退伍會被分配到這里,當時面對眼前上萬畝的荒灘,我們都傻了眼。”轉業前在上海當武警的齊德橋還清楚地記得,那是2000年11月2日,他和戰友們一起坐車到林牧場上班,一路上大家都高興地唱著歌,誰知趕到現場,這里除了荒草還是荒草,心中的失落是巨大的。面對有著 “北大荒”之稱的茨淮新河荒灘,在部隊當過文書又在縣城里長大的吳汝勝,想想自己將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工作,當場淚水模糊了雙眼。“當時四面荒無人煙,心里多少有些荒涼。”壯壯實實的詹可權坦言,“大家要面對親人的責備,要面對朋友的閑言碎語,有點思想障礙應該理解”。
    住在附近的71歲老漢趙光如說,當年一批知青來過這里,說要開荒造林,但不久知青回城,這里依然雜草叢生。政府也多次派來專家說要治理,結果這里年復一年荒著,“就你們幾個退伍兵,能把這片荒灘整治好?”看看那5頂孤零零的帳篷,趙老漢搖了搖頭。
    內心的期盼和現實的巨大反差,讓這18名退伍軍人情緒一度低落,傍晚時分大家望著一片漆黑的荒灘,失望與沮喪彌漫在大家的談話中。“戰友們,我們大多數是黨員,黨員的職責就是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面對艱苦的環境和議論,退伍老兵高志杰第一個站了出來。“軍裝雖脫下,軍魂依舊在。戰友們千萬不能在困難面前打退堂鼓。”在高志杰的影響下,其他17名戰友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為了表決心,18名退伍軍人還聯名向鳳臺縣水利局立下敢叫荒灘變綠洲的“軍令狀”。 
 
勇建功:荒灘4個月挖出40萬樹穴
    為盡快投入 “戰斗”, 趕在2000年霜凍前將地翻好,在2001年植樹節前將樹苗栽好,他們開著拖拉機,扛著“八一林牧場民兵排”鮮艷的紅旗,冒著刺骨的寒風,日夜鏖戰在荒灘上。鋤草、翻地、平土,每天通宵達旦連軸轉。
“那時,我們能有個干爽的地方睡一會,都是莫大的幸福。”拖拉機手朱玉展笑著說。“那些日子,我們每天只能睡上三四個小時。又困又累,有好幾次我開著拖拉機睡著了,差點把拖拉機開進河里。”
   2000年的冬天來得特別冷。當了14年兵的胡冠才說,那西北風刮得跟小刀子似的。
    一陣緊過一陣的寒風,吹來了連綿不斷的冬雨。18名退伍兵第一次用雙腳丈量了那片36公里長的荒灘。胡冠才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不時停下來緊緊身上的棉大衣,甩甩腳上的爛泥巴。當時他即興編了句順口溜:“茨淮大堤走一走,就看水土往河(里)流。”水土流失的狀況令人揪心,18條漢子植樹造林的信念越發堅定。
    日子比河水流淌得還快。18條漢子輪流駕著拖拉機,沒日沒夜地奔突在荒灘上。 
除草,翻地,整土。一天天通宵達旦連軸轉,就是機器也有吃不消的時候。一條粗粗的鋼繩突然崩斷,“唰”地反彈回來,貼著童樹林的頭皮掃了過來。手臂粗的旗桿“喀嚓”一聲就斷了。童樹林愣了愣,摸摸腦袋,大棉帽飛出了老遠。他跳下拖拉機,若無其事換了鋼繩,一聲不吭接著干。
    最難熬的那段時間,18條漢子扎在荒灘上,連續3個月沒有回過一趟家,沒有吃過一頓熱飯。一碗碗熱飯菜送上河堤,全都成了冰坨坨。他們就著拔涼拔涼的白開水,狼吞虎咽下去繼續干。
    一萬畝荒灘全部整理好,植樹的時令又近了。18條漢子沒有休息片刻。清澈的茨淮河水,又映照出他們拉線打穴的忙碌身影。
    拉線打穴分四個工作段,一個來回要跑十幾公里。大概算算,一個人扛著20公斤的編織袋,一天要跑上兩三百里。對舟橋兵出身的王純偉來說,這勉強能扛得住?墒菍男∵B家務活都很少做的吳汝勝來說,不亞于特種部隊的魔鬼訓練。頭天晚上,小吳就累癱在地上。“夜里躺在床上就開始想家,可是第二天起來,看到老兵們在堅持,我也不能被落下。”
    一只只腳板上磨出了蠶豆大的血泡,磨破的血泡又夾雜著汗水,把襪子和皮肉糊在了一起。“干活跑個不停,麻木了;歇下來,就疼得鉆心。晚上襪子撕不下來,就咬咬牙用剪子鉸開,敷上藥準備繼續戰斗……”當年的情形,吳汝勝記憶猶新。
茨淮新河靜靜地流淌。趙光如老人感動了,他說從他們身上看到了當年扒茨淮新河民工的精神,也看到了電影里鐵人王進喜的精神,有這個精神啥事都能辦成。
4個月,40萬個樹穴,18個硬漢用數字向縣水利局報了喜。
 歷經4個多月的艱苦奮斗,這18條漢子硬是挖了40萬個樹穴,栽下了9580畝楊樹和300畝果樹,林間空地上還套種了500畝牧草。充滿希望的樹苗,使荒涼的河灘上,煥發出盎然生機。周圍群眾面對萬畝荒灘突然變成了草木蔥郁的林地,都直呼:“奇跡!”
 
苦創業:寫出“人定勝天”新篇章
    就在他們栽下小樹苗沒多久,2002年夏季,鳳臺縣境內發生罕見干旱。6個月的降水量還不到21毫米。干涸的茨淮新河河底拖拉機可隨意奔馳,周圍鄉村人畜飲水都十分困難?粗豢每萌諠u枯萎的小樹苗,18名退伍軍人個個心急如焚。
    水,水,水。河底的壟溝里發現一點積水,東一灘、西一洼,他們就小心翼翼地把水聚攏,用桶盛上拎去澆灌那些好似命根子的樹苗。
    澆,澆,澆。他們天天和火燒火燎的烈日賽跑。連續多天在40多度高溫下奮戰,幾乎每天都有人中暑,但沒有人愿意下“火線”。 中暑兩天的盛紹傳嚴重脫水,抱著水管就已神志不清。當戰友前來換班才發現,他已是渾身發顫,靠著樹干搖搖晃晃?墒,他還緊緊地抱著水管,一步一挪往前澆。
    急,急,急。曾在特種部隊當兵的高志杰實在抗不住,中暑了,但這邊點滴剛打完,那邊他便往大堤上跑。朱其河的腳被玻璃劃了一個大口子,鮮血染紅了鞋襪,他用擦汗的毛巾簡單包扎后,又開始奔波在林間。
    河里最后的一點水也用完了,怎么辦?最后大家只得打井從地下取水。井打好了,但常常他們這邊還沒澆完那邊又干了,只得回過頭來再澆,就這樣整整澆了一個多月。他們硬是憑著鋼鐵般的意志,降伏了“旱魔”,保住了70%的樹苗。
    老天似乎有意考驗他們,這關剛剛過,2003年夏天淮河又遭遇了1954年以來最大洪災。為了戰勝淮河大洪水,省防指啟用茨淮新河分泄潁河洪水,導致茨淮新河洪水位猛漲,水位高達水位24.5米;春恿饔蛉告急,沒有搶險隊能幫助他們,也沒有多余的物資支援他們,為保住已經成林的楊樹和果樹,盡管已摘下領章帽徽的老兵們風采依舊,硬是和周圍群眾連續鏖戰三天三夜后,終于在河堤上筑起了一道子堤,擋住了洪澇的侵襲。
如今,一條東西長36公里、南北寬170米的綠色長廊,成為茨淮新河大堤上一道美麗的風景,不但是這里的氧氣含量高出縣城4倍,而且每年減少水土流失2萬三千噸。指著那些筆直的楊樹,趙光如老人稱贊這群可愛的退伍兵:“部隊里出來的,就是不一樣!”
遠遠的,軍歌又在唱。“……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一樣的足跡,留給山高水長……”18條漢子粗獷的歌聲飄得很遠,18條漢子前進的腳步走得更遠。
 
勤學藝:“北大荒”走上致富路
    樹因婆娑晚風輕拂,明月高懸,流水沉靜。這樣的夜晚,還是會有軍歌響起。盡管勞累了一整天,這些退伍兵還會時常想起軍營歲月。18雙閃亮的眸子,在燈光下炯炯有神。他們又談起了林牧場的規劃藍圖——一邊造林護林,一邊向科技要效益,走一條以科技為先導,以林業為主業、多業開發并舉,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創業新路,努力把林牧場打造成一座嶄新的“綠色銀行”和現代化的生態園林。
    七嘴八舌、三言兩語之后,這些文化程度不高,又沒啥實踐經驗的退伍兵常常會感到困惑。夢想里的未來,怎么瞅也瞅不真切;抬起來的步子,不知不覺又放了下來。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一再上演:劉坤尿素“催肥”,撐死了10多頭波爾山羊;吳汝勝給羊擠奶,痛得母羊亂跳亂叫;胡冠才網箱養魚,成活的連自己吃都不夠……
    “創業路上沒有‘退伍’兵!”“如今講的是市場經濟,咱不能光會吃苦,想發展還需要有科學頭腦!”“不會的咱就學,要干就干出個樣來!”……向前向前向前,18條漢子以軍人的膽略和勇氣,向新的高地發起了沖鋒———一雙雙結滿老繭的粗手,蘸著唾沫翻開了一本本科技書籍;一雙雙粘著泥點的大腳換上新鞋,踏進了一個個培訓課堂。
    失敗,學習;又失敗,再學習;創業不止,學習不止。八一林牧場終于插上了騰飛的翅膀:與安農大的長期合作關系建立了,專家技術指導組成立了,“請進來”的技術培訓開展起來了,“走出去”的交流合作步伐邁開了……18條漢子從“門外漢”變成了“土專家”,又從“土專家”逐漸成長為 “林業秀才”、“牧業秀才”、“蔬菜狀元”。
    說話風趣的胡冠才,以前只念過初中。“在部隊,咱就不是掉隊的兵!”學習,又讓他成為小有名氣的“科技迷”。2002年,他領頭在林間套種了十來畝冬瓜和西瓜。為了鉆研種瓜學問,他翻遍了能找到的全部資料,求教了不少種瓜行家。在電視農業節目里,看到給蔬菜放音樂可以減少病蟲害,他就把自家的錄音機搬到了瓜田地頭;看到發達地區田間噴灌技術先進,他找來廢舊塑料做試驗,自個琢磨出了自動噴淋系統……當年,他種植的冬瓜最大的重達45公斤,西瓜最大的重達22公斤。老胡一時成為遠近聞名的瓜王。
    39歲的張文敬說起話來音調不高,外表也不怎么起眼。不過,方圓數十公里,這個“養羊專家”首屈一指,F在想想當年,老張真有些“往事不堪回首”。2002年春天,他精心飼養的80頭南江黃羊,半個月不到突發怪病,一下子死掉16頭。望著一堆冰冷的死羊,他雙手捂著臉,痛苦地坐在了地上。從此,他發誓要搞懂養殖防病技術,為那些羊 “報仇雪恨”。今年,光是波爾山羊他就養了100多頭。他很謙虛:“咱的養羊技術,基本上算能出師吧。”一些群眾問他,一年能掙多少。與毫無保留地傳授技術相比,這時候他會有些“保守”:“年年賺唄”,他呵呵一笑。
    今年30出頭的劉坤有經濟頭腦,又肯鉆研技術;ɑ苁袌銮熬翱春,他栽培花卉;肉鴿銷量不愁,他養殖肉鴿。今年“十一”黃金周剛過完,10萬盆草花、1000只盆景就銷售一空,小劉凈賺兩三萬元,F在4個品種300多只肉鴿還沒上市,他又笑了:“一年全國肉鴿銷量大約是1億只,全年市場供應只有2000萬只,這些肉鴿緊缺著呢!”
    七載歲月崢嶸,七載碩果累累。八一林牧場場長巢克軍告訴記者,林牧場現在已建成以用材林為主、經果林為輔,種養結合,農林牧副綜合發展的立體化、復合型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園區和農業綜合開發科技示范園區。每年能防止水土流失達23000噸,周邊地區農業生產抗災能力因此明顯提高。全場擁有固定資產上億元,年產值達到1178萬元。這里還先后被省政府授予“省級農業高新科技示范園區”、“省級園林式單位”、“省級林業產業化龍頭企業”。
 
望明天:和諧社會風景好
  冬日的陽光暖暖地灑在地上,茨淮新河在陽光下閃著光,一蓬蓬金燦燦的黃菊花在林間綻放。11月28日中午,趙光如還在地頭忙著收獲這些藥用菊花。不遠的河堤上,一縷炊煙正飄上他家屋頂。3年前,老漢從老屋里搬了出來,帶著老伴住到了大堤上。他又從林牧場承包下6畝油桃。“一畝油桃不費什么勞力,一年掙個兩三千塊,比種地什么的都強。”趙老漢一邊收割黃菊花,一邊高興地介紹:“以往是大荒灘,現在成了‘南泥灣’。這些林間空地上,每年套種點玉米、西瓜、棉花等,都長得旺。隨便丟點種子什么,都能撿不少零花錢……”
    八一林牧場所在的大興集鄉、丁集鄉和瓦房鄉,不少農民還延續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耕作模式。前些年,一些群眾想發展現代農業致富,因為缺少有眼光有路子的領路人,最終還是“想法多、辦法少”,不了了之。“這些退伍兵來了,情況大不一樣!”趙光如笑了起來,聲音爽朗。
    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這些退伍兵創業有成,沒有沾沾自喜。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賬:“自己富不算富,群眾富了才算數”。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共產黨員。這些漢子又瞄準了新的目標:帶領群眾奔小康。
    林業種植、何首烏栽植、雙孢菇培植培訓班開起來了,生豬飼養、黃羊喂養等培訓班辦出來了……他們毫無保留地為群眾傳授種植養殖技術和科學管理經驗。兩年來,他們先后舉辦各類農民科技培訓班32期,培訓農民1120人。丁集鄉陳文進就是林牧場的第一批學員,他利用學到的技術養牛、養雞,年創利潤6萬多元,成為當地的致富明星。
    這些退伍兵還主動與群眾結對子,通過和他們合作造林、讓他們承包林木、租賃林間空地給他們種草和養殖等形式,帶動他們生產致富。自從和大興集鄉李克成結成了對子,劉坤就幫他種植了3畝速成林。從挖坑到施肥,從植樹到除蟲,劉坤都手把手地教。第一年,李克成就增收3萬多元。數著厚厚的一沓鈔票,李克成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劉坤還教俺在林間套種藥材呢,來年會更好!”
    小雞幼苗成活率不高,讓瓦房鄉的鄉親們傷透了腦筋。胡冠才知道了,不僅主動送雞苗、傳技術,還在鄉里建起了養雞服務站,承擔起了銷售任務。在他的幫助下,這個鄉130個農戶在去年走上了養殖致富之路,年人均純收入達到3400余元。
    徐沛國以前是大興集鄉苗圩村的貧困戶,一家人幾畝地只能解決基本溫飽,F在家里彩電、冰箱、摩托車樣樣齊全。徐沛國笑著說:“我承包了林牧場10畝油桃,又到場里養了4000只雞和幾十只菜兔,這生活比過去不知滋潤了多少倍。”老徐的妻子說,是退伍兵們幫他們打開了致富門路,過上小康生活。今年農閑,全家人還第一次出去旅游了一趟。
    一個個致富的夢想從茨淮新河岸邊起航。據統計,僅去年,八一林牧場退伍兵重點幫助的2478個農戶,人均收入就比上年凈增31%,比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高出10個百分點。
    站在寬闊的茨淮大堤上,一道道深邃的目光在向更遠的地方眺望,一個個敏銳的頭腦又醞釀著二次創業規劃:對茨淮新河園區資源進行深度開發建設,有效整合新河、園林、綠洲、水土保持成果及邊緣地帶旅游資源,配套開發出省級旅游項目,做大做強茨淮新河生態園區……
    這是一次新的長征,一場新的戰斗。迎風而立,退伍兵們誓言錚錚:“我們必勝!”  
為了謀求更大的發展,在林牧場和縣水利局的大力支持下,現在的八一林牧場不僅修通了路、建起了園林式的別墅,走出了一條以科技為先導,林業為主,多業開發并舉的現代化生態園林建設之路,而且還邀請蘇州園林專家對林牧場進行了科學規劃。準備建設水上小木屋、發展生態旅游等項目。
    雖然采訪當天,水上小木屋工程才剛剛破土動工,林牧場美好藍圖的實現還有待時日,但這條東西長36公里,南北寬170米的綠色長廊,已經成為茨淮新河旁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世外桃源桃園的美景已吸引了許多慕名前來觀光的游人。

    (作者單位:安徽省水利干部學校)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上海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