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水文化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博覽 > 水故事 >

丹江口大壩:十萬人生命鑄就的豐碑(10)

1962年2月,國務院在決定主體工程停止施工的通知中,明確指出應吸取教訓。當時水利電力部副部長馮仲云來工地召開了干部大會,宣讀了國務院這一決定,要求一定要把事故處理好,才能復工。

  如何處理好事故盡快復工,實為一大難題。壩體質量上的事故處理得如何,直接關系到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的復工;叵氘斈,丹江口的工程技術人員和建設者們硬是憑著輕便的手風鉆和簡陋的灌漿設備,竟在兩年的時間里,很好地處理了這一嚴重而又復雜的事故,至使丹江口大壩今日依然能擔負起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這一世紀重任,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2005年6月2日,在漢江集團會議廳里,說到當年“人海戰術”建大壩的質量問題,原漢江集團工程管理局段局長依然十分痛心。他說,1958年上馬的這個工程生不逢時,開始是“大躍進”、“浮垮風”,后來又遇上十年“文革”,真是多災多難。開始時一直在放衛星,放的后果出現了嚴重的質量問題。建那么大的水庫,壩體質量若無保證,要蓄幾百億立方的水,后果不可思議!可一切在“速度第一”的“大躍進”中出現了。在沒有任何機械化設施的情況下,十多萬民工們擔土填壩,竟連擔土用的竹筐子都填到壩里了。筑壩只能填黏土,但石渣子、灰渣子、沙軟土都往壩里填。終因質量問題工程在1962年停了下來,一停兩年,直到1964年國務在才批準復工。段局長說,那些年他一直在搞質量處理,不得不費工費力把土挖出來重填……

  段局長還憂國憂民地談到了水庫淤積問題,他說因為上游的水土流失,20世紀80年代他即給中央寫內參,反映丹江口水庫壩前已淤積泥沙達14億立方米!漢水經鄖縣流入丹江庫大水泊時有一個口子,那里很窄,淤積很厲害。鄖縣段的河床幾十年里已抬高了20米!淤積問題沒人認真研究,也沒人敢提。他給中央寫內參反映淤積問題還遭到不測,有人要告他。直到鄒家華副總理批示并撥500萬元處理淤積問題,他才解脫……

  段局長說丹江口大壩設計使用壽命100年,現在已過去近40年,此時調水加高大壩,質量沒問題。但今后的60年,對大壩的質量呵護,必須百倍警惕……

  2

  歷經滄桑的丹江口大壩,它的質量問題備受世人關注,尤其是它今天就要擔負起中線調水的重任之時,這種關注更是縈繞人心。為此,我們有必要從一批有良知的知識分子那里,了解那個“不真實”年代里的“真實”。恰是這寶貴的“真實”,呵護了“失去科學理性”年代的科學,進而最終呵護了丹江口豐碑般的大壩。

  文伏波是長江水利委員會辦公室即水利部長辦公室高級工程師,當年,丹江口工程決定上馬,他帶領長辦工程設計代表組(以下簡稱設代組——筆者注)直接駐進了丹江口,負責提供設計圖紙和各項技術要點,他一駐就是10年。文伏波記憶了他經歷的那個年代,那個年代的教訓讓我們至今內心痛疼,但那個年代知識分子的對于科學與人格的堅守,卻又呈放大狀讓我們充滿敬重和欽佩!

  文伏波:1958年8月,我率領部分設計人員駐到工地。開初是與工程指揮部的施工技術處一道工作,以后,考慮到設計與施工有相互制約作用,按照水電部的意見,設代組與施工技術處分開,在總指揮部黨委領導下,獨立工作。長達10年的現場設計工作,我親身經歷了大躍進期間土法上馬、土洋并舉、停工整頓、復工到基本建完的全過程。

  今天回想當年一度過分強調精神變物質、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而帶來的不尊重科學、不按客觀規律辦事而造成的一些損失,令人痛心。當時每每午夜驚起,與同志們奔赴基坑檢查,深恐基礎開挖處理中留下隱患。在當時氣氛下,雖然提出的口號是“速度第一,質量第一,勤儉第一”,但實際上遇到速度與質量發生矛盾時,往往是降低質量要求來滿足速度要求。

  作為流域機構和設計部門,為了適應當時的施工現實,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首先,盡量從設計上采取措施,簡化施工,以利于保證質量。由于當時只有極少量的專業施工隊伍和機械設備,大量的是民工,湖北省委制訂了“政治掛帥,加強領導,依靠群眾,自力更生,土洋結合,以土為主,先土后洋”的施工方針。長辦于1958年11月初即將原擬定的混凝土雙墩大頭壩壩型,改為結構較簡單的寬縫重力壩壩型,以簡化施工;A開挖和處理的好壞是大壩穩定的關鍵。長辦于1958年12月提出了“丹江口混凝土大壩基礎開挖爆破技術要求”,力求控制指導基巖開挖。為適應澆筑能力,有利于溫度控制,我們及時地將壩段分塊,由原設計的3塊改小為5個柱狀塊澆筑。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上海体彩网